适度加息有利于中国经济转型
2010/9/13  作者:黄祖斌

自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成功地控制了高通胀后,长期的低利率是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但在今年CPI连续数月低于一年期存款利率的情况下,适度加息,不仅有助于管理通胀预期,也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

在低利率之下,企业普遍有强烈的扩大生产规模的冲动,建立自主品牌与提升技术水平的动力却不足。这导致很多企业大而不强。以上市公司为例, A股从2000-2003年,净资产收益率均低于10%,而同期印度SENSEX指数的净资产收益率在15%左右。虽然2004年起A股的净资产收益率已经明显回升,但仍低于SENSEX。而中国的年均GDP增速却明显高于印度。中国除了少数垄断国企之外,很少企业拥有世界级品牌,在国民经济的重要领域,中国企业也普遍缺乏在世界上领先的技术。低利率不能不说是个重要原因。适度加息虽然会给企业带来财务成本压力,却是促进企业提高核心竞争力的必要手段。

近十年以来,在中国经济高增长的同时,重复建设造成的产能过剩问题却始终存在。发改委、工信部等部委一再推出抑制政策,媒体与有识之士反复地警告与批评,都未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有针对性地对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提高贷款利率,或许比强力的行政手段来淘汰落后产能效果还要好。

不少地方政府为了在GDP增速的竞赛中占先,不断大兴土木,建设了不少运营效率低下的机场、地铁、高路等基础设施,和一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适度加息不仅可以抑制地方政府的非理性投资冲动,还可以降低银行在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上的风险。

适度加息有利于房地产市场的理性回归。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是中国经济高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但与此同时,房价的持续大幅上涨也造成了不少问题。未来中国经济要实现较高的增速,不大可能继续依赖投资与出口,只能依靠消费。而高房价不仅挤压了居民的消费支出,而且是中国城市化的一大障碍。低利率下投资需求的大量释放是中国房价快速上涨的主要原因。加息可抑制房价泡沫的进一步膨胀,还有可能导致房价一定幅度的下跌,这样一方面居民购房支出预期下降,有利于消费的增长,另一方面有利于住宅销量的回升,减缓房地产投资的下滑幅度。最重要的是,中国房价无论从房价收入比,还是租金收益率来看,都存在较大风险,加息有助于房地产市场实现软着陆。

对不少民营企业来说,加息未必明显增加经营压力。因不少民营企业实际上达不到银行贷款的门槛,但地方政府盲目投资与大国企重复建设的冲动被抑制后,银行反而可能将相应的贷款额度转拨给民营企业,而这个利率仍要低于民间借贷的利率。

今天的《京华时报》


黄祖斌:本人是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学士,江苏海门人。在江苏站过五年银行柜台,在上海做过两三年律师,目前在北京一家国有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做助理研究员。我的文章引经据典,客观、理性、言之有物、幽默风趣。目前我已经写了60万多字,.对我来说,写文章和吃饭一样容易.邮箱:hzb14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