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人太强的危险
2009/9/30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作者:斯特凡•斯特恩

  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一年后,前首席执行官迪克.富尔德(Dick Fuld)又重新在电视上露面。他的一些最激烈言辞又一次引起讨论。他在一则录像片段中宣称:“当我发现一个卖空者,我就挖出他的心脏,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当着他的面吃下去。”

  在雷曼垮台后,批评富尔德发火不难……但鉴于富尔德曾在雷曼取得的显著成就,一个更有趣的问题是:人们原本是否有可能发现其领导风格所潜藏的危险——并采取相应措施避免灾难?我们需要坚强、有力而自信的领导人。但如何才能防止他们这种性格发展到失控?

  企业心理咨询公司PCL最近发表了一份名为《十年黑暗》(A decade of the dark side)的报告。该报告对过去10年高级经理人所做的1.8万份心理测试进行了研究。测试中使用的霍根发展调查方法(Hogan Development Survey,HDS)与其它测试方法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分析了领导人失败的原因,而不只是针对个人优缺点进行客观的描述。

  HDS方法的关键洞见是,很少有领导人既自信又自大、既热情又暴躁,既勤奋又完美主义。大多数人的性格往往处于一个行为区间——比如,一端是无可挑剔、有充分理由的自信,另一端是具有破坏性的过度傲慢——的某个位置。诀窍就是找出人们在这个行为区间的位置。

  PCL常务董事杰夫.特里克(Geoff Trickey)在伦敦发表了上述发现。他解释道,坚强而独特的个性特征既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们有助于取得成功。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它们实际上会让领导人行为出现偏差,破坏同事的忠诚和奉献精神。

  在遭遇压力的情况下,领导人或许会依赖在过去让他们获益匪浅的那些优点。但凡事过犹不及。有益的优点可能变成非常极端的行为模式。于是,一个谨慎的领导人变得谨小慎微,一个富有想象力的领导人变得古里古怪,一个富有魅力的领导人变得爱玩弄权术。

  成功也可能是糟糕的老师。特里克表示:“成功令人陶醉。它降低了自知之明,消磨了自制力,让人变得放纵。”为了避免步入我们的优点的“黑暗面”,我们需要保留一些自知之明和自制力。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心理学教授艾德里安.弗恩海姆 (Adrian Furnham)同意报告中过分显露优点可能会让人步入歧途的观点。弗恩海姆解释道:“哈利法克斯苏格兰银行(HBOS)认为勇敢是领导人必备的一项核心素质。”HBOS的一些放贷决定就是太过勇敢了。

  弗恩海姆又称,在提拔员工时,我们既要注意其缺点,也要注意其突出的优点。我们应该当心平步青云的“企业神童”。引用领导力专家摩根.麦考尔(Morgan McCall)有关明星高管的著作,弗恩海姆指出,晋升过快的人因在某些方面表现出色而被提拔,但他们的缺陷却被有意地忽视了。在就任力所不逮的职位后,他们的缺点很快就会显露无疑。

  这就是不好的一面。那么,我们到哪里去寻找现今及未来需要的领导人呢?或许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一些人表示,常被指责过分傲慢和自大的自恋型领导人,如果得到有效的引导,或许正好拥有符合时代需要的品质。

  人类学家、心理学家迈克尔.麦考比(Michael Maccoby)几周前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上撰文指出:“高效的自恋狂可能富有魅力,擅长鼓舞士气。”他们有眼光,敢冒险。他们会利用变革混乱时期的不确定性,采取相应行动。麦考比赞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雄心勃勃推动美国医疗改革的努力。他称:“只有高效的自恋狂才会尝试如此深远的变革。”

  这里描述胜任的关键形容词显然是“高效”一词。缺乏自知之明的自恋者是不切实际的空想家:感情孤僻,严重不信任他人。自恋者需要优秀的同事,尤其需要一个可信赖的伙伴或副手——用麦考比的话说,一个“高效、执着的人”——好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才能。但高效的自恋者拥有深刻的洞察力,容易嘲笑别人。

  富尔德的副手乔.格雷戈里(Joe Gregory)因助长、而非牵制其上司的过度行为,而饱受部分同事的指责。

  这是一个让人着急的情况。强有力的优点如果不受限制,可能让我们遭遇失败,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人,企业和机构就会倒闭。掌握不好其间的平衡,你就会陷入危险。

  麦考比在早先发表于《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00......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