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一个一生都在进行危机管理的人
2009/6/10 

  林肯来到白宫时的情况,比以往任何一位总统都更为严峻:南方各州成立南部邦联,国家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他自己是以少数票当选的,此前又默默无闻,连白宫顾问们都他不屑一顾;而他也确实从来没有行政领导经验。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兵总统”,但却没有从容的时间去进入角色,因为暴风雨已经来了。他只有边做边学。

  不过,多年的风风雨雨的磨炼,已经使得林肯成为了一个非常善于学习,并且非常善于从失败中总结经验的人。在执政初期,他在用人和决策上有过许多失误,但这些失误,非但没有成为他的负担,而且使得他迅速地进入了领导者的角色。

  那些当初对林肯不屑一顾的人,很快就发现,这个领导不寻常。他不仅有着乐观的精神,而且十分擅长危机管理。而危机管理,对林肯来说也确实并不陌生,相反却熟悉得很。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并不十分漫长的一生,就是不断进行危机管理的一生。

  林肯也深知危机管理的真谛,就是首先要有决断力。

  毫无疑问,危机给人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有一种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时相信大多数人的意见,常常是错的。而从人性上来说,越是危机的情况下,人们越是期待领导者能够果断和坚决,甚至于可以有些独断专行。

  这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时候。

  事实上,在就任伊始,林肯就不断受到主要的顾问人员的压力。这一方面是因为林肯之前的几任总统都比较弱势,习惯于妥协,养成了总统身边人的过度参政的习惯。另一方面是因为林肯名气较小,引不起这些人的“注意”。

  但林肯却没有像他的前任那样顺从周围人的意愿,对自己的决策权限毫不让步,并且在战时还有所扩张,这也给了后来的总统们很大启示。

  在刚上任后不久,有一次,林肯将六个幕僚召集在一起开会。

  林肯提出了一个重要法案,而幕僚们的看法并不统一,于是七个人便热烈地争论起来。林肯在仔细听取其他六个人的意见后,仍感到自己是正确的。

  在最后决策的时候,六个幕僚一致反对林肯的意见,但林肯仍固执己见,他说:“虽然只有我一个人赞成但我仍要宣布,这个法案通过了。”

  在林肯看来,既然自己是对的,那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在内阁中,林肯让每个部长主管该部的纯行政事务,但凡属政策问题,都由他来做出重大决定——他宣布诸如《解放宣言》和任免军队指挥官之类的重大行动,而从不提交内阁辩论。尽管蔡斯抱怨说,在存亡攸关的战争问题上,整个内阁“很少磋商,也可以说根本不磋商”,但林肯却始终坚持决心还是要他一个人下。

  决断,是不能由多数人来做出的。多数人的意见是要听的;但做出决断的,是一个人。

  后来,林肯还特别讲了一则伊索寓言来说明他的想法:

  一只狮子向一个樵夫的女儿求婚。她父亲不答应可是又不敢拒绝。他忽然想到一个办法来拒绝他的强求。

  樵夫对狮子说:“你的牙齿太长了。”狮子就找到牙医拔了牙。

  狮子回来要带走樵夫的女儿,樵夫说:“不行,你的爪子太长了,我女儿会很害怕。”

  狮子于是又去把爪子也拔了。回来说:“这回行了吧?”

  樵夫一看,狮子已经毫无武装,就不再怕它了,用棍子把它打得脑浆迸裂。

  林肯笑着说,“如果他们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我的下场不也可能是这样的吗?”

  在林肯看来,在危机时刻保持总统的绝对地位,是对国家利益的最大保证。而他也必须像守财奴一样,用心呵护着属于联邦的一切财富

  为了保证白宫的战争主导权,林肯甚至还借机从国会夺走了一些主动权,比如不经国会批准就决定财政开支。总之,凡是在涉及战争和重建的一切问题上,林肯行使的权力要比其他任何总统都多。

  作为“交换”,在与战争不相关的财政和国内立法问题上,林肯则倾向于听从国会领导人的意见。这也反映出林肯的政治平衡艺术——只要保障大节,他不会过多纠缠旁枝末节。

  而对于最重要的战况,林肯也始终保持着必要的控制力,一方面鼓励将军们主动出击,另一方面也要保证所有的决策都要从他这里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