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李东生:鹰的重生
2008/11/20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刘欣然

    核心提示:退堂鼓是没法打的,人物周刊:经过这场远未成功的国际化,tcl已经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也包括一些教训。2006年您写了《鹰的重生》,两年过去,tcl是否已经开始重生了?,人物周刊:这四年您承受了怎样的压力?,人物周刊:《鹰的重生》发表在06年5月,那个时候企业的状态在做什么调整?,人物周刊:在那一段调整过程中,曾国藩对您的影响很大?,20年,我们有机会全面地赶上他们,人物周刊:1990年代彩电行业经历

  与两年前相比,他面色红润了许多。自京城俱乐部50层高的窗口往外望,北京的冬天雾霭一片,李东生轻轻地嘟囔了一句:“喔,(北京)原来是这样。”

  在夫人魏雪的眼中,有时候,这是一个木讷的人。“我们可以一块散很长时间的步,却不说一句话,因为在那种场景下,最适合他的表达方式可能就是沉默。”

  这种沉默在2006年出现得尤其频繁。这一年,李东生遭遇他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危机。在TCL完成对法国阿尔卡特手机和汤姆逊彩电并购两年之后,他突然发现,无论是资金、技术、人才的储备还是对欧洲社会的法律、文化、风俗以及市场的了解,TCL都面临重大挑战。更加可怕的是,就在这两年内,国际主流彩电厂商迅速完成了从CRT电视到平板电视的产业升级和转型,打了TCL一个措手不及。

  危机在2006年初集中爆发。不仅并购后的国际业务全面亏损,一直高歌猛进的国内手机业务也迅速衰落,多年的“优等生”TCL股份2005年报巨亏,并在一年后带上ST帽子,紧接着,是包括万明坚在内的众多高管离职媒体质疑和追问应声而起,有人开始预测,李东生到何时会辞职,与2004年他因国际并购而获得央视“年度经济人物”时众星拱月的情形相比,天差地别。

  这个打击让李东生饱尝人生艰难,“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这个事情(国际化)是不是弄错了?”

  2006年5月,他没有辞职。他在TCL内部论坛上发表了大概是他从业以来传播最广的一组文章:《鹰的重生》。借用鹰在40岁时脱喙、断趾、拔羽以获重生的故事,他号召TCL全体员工团结一心应对危机,共同推动组织流程和企业文化的变革,坚定推进国际化企业战略的决心。他在这组文章的最后说:“中国企业要成长为受人尊敬的企业,国际化是必由之路。”

  这一组文章并没能立刻平息社会各界对他的质疑,但是却为他在企业家层面赢得了相当多的支持和尊重。有人评论说,不管TCL最终结局如何,李东生已经用他的行动表明了一种难能可贵的企业家精神:锐意变革、坚韧不拔。而TCL的实践,也已经为中国企业今后的国际化道路提供了许多可供借鉴的经验和教训。

  2007年底,TCL终于以3.6亿元的盈利脱掉了ST的帽子。李东生说:“如果这个事情(并购)让我重做一遍,肯定代价不会那么大,但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去想了,因为你改变不了过去,你只能去创造未来。”

  “他看起来平静,但内心力量充沛,”魏雪说,“这么大的压力,他都能咬牙忍着。真是曾国藩那句话:打掉牙和血吞。他曾经说,我是做工业的,不比你们文化人,......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