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领导人如何看待和运用媒体威力
2008/3/3 来源:IT时代周刊 作者:李·艾柯卡

    核心提示:当心记者的陷阱,怎样和记者打交道,乐意接受采访,对媒体实话实说,忽略某些记者的存在,用媒体威力创造商业价值,

  我们可以怀疑媒体的动机,但如果有人低估它的力量,那他就太天真,不,简直是太愚蠢了。

  许多年来,我一直都坚持认为国家权力最大的人除了新闻节目主持人丹。拉瑟、汤姆。布罗考和彼得。詹宁斯(此三人是美国3大广播公司的王牌主播)之外,就是国会的行政助理和报纸编辑了。我们国家的议程就是由这些编辑所决定的。他们决定了哪些内容放在头版,哪些放在第38版,哪些根本上不了报纸。这就是权力。

  当今媒体的威力真是吓人(不是好,也不是不好,而是吓人)。媒体的力量——而且是9000英里外的美国媒体的力量,把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送到了夏威夷,再也没能回去!

  不管你怎样看待媒体,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媒体对一个自由社会来说是至关重要、必不可少的。因此,我们可以怀疑媒体的动机,但如果有人低估它的力量,那他就太天真,不,简直是太愚蠢了。

  当心记者的陷阱

  在一定程度上讲,人们对于媒体的不信任态度是不可避免的。我相信,其中的部分原因就是一些面色红润、野心勃勃的记者为了达到成名的目的,有时甚至不惜歪曲事实。最好(也是最糟糕)的例子就是珍妮特。库克,这个曾供职于《华盛顿邮报》的年轻记者几年前炮制了一个8岁毒品瘾君子的故事,希望能以此升职。没想到,这篇故事还为她赢得了普利策奖。后来,一些同行发现了这一骗局,于是她不仅丢了普利策奖,还丢了工作。

  太多的记者喜欢从最坏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如果有人被控告,那媒体肯定会迫不及待地报道;但如果同一个人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媒体的反应就没有那么迅速了。

  有时候,媒体似乎是先有了自己的观点,然后再跑出去为自己找个代言人。我感觉自己就成了一起被我称为“宗毓华陷阱”的无辜牺牲品。

  1986年4月,我在华盛顿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推出新型达科他卡车。这是美国的第1辆中型卡车,性能十分出色。在推向市场之前,我们已经为它投入了6亿美元资金,造就了它无与伦比的性能。我们为它感到骄傲。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一位媒体人员过来跟我说:“听着,国家广播公司的宗毓华在这里,她想要问你几个关于卡车安全性能的问题。”

  宗毓华告诉我,她要为一个新节目寻找一些材料。“好吧,”我说,“你想问什么问题?”

  我们走向卡车,她突然把我介绍给了她的导演,还给我别上了微型话筒,然后开始询问我为什么新型达科他卡车没有车座靠枕,为什么车门没有侧梁。

  我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但还是尽力回答了她的问题。我告诉她,首先,克莱斯勒遵守政府关于卡车安全性能的所有规定;其次,轿车的一些安全设施并不适用于卡车。比如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卡车的车座靠枕可以减轻人们在事故中所受的伤害。而且,我还说,卡车的安全性能普遍要高于轿车,原因很简单:牛顿第2定律。大家都知道,卡车的重量要远远大于轿车。如果一个4000磅的卡车撞上一个2000磅的轿车,那卡车肯定要占优势。

  你知道宗毓华的反应是什么吗?她是这样问我的:“那你的意思不是在说,你在等着政府颁布安全法规来适应你们,而不是依靠自己来提高卡车的安全性能?”我告诉她这完全是胡说——要不是这个采访要在电视上播出,我肯定就会用“狗屎”这个词了。

  节目播出后,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追问我关于车座靠枕的问题。他们制作了一期因为卡车事故而受伤的节目,把对我的采访和火光冲天的事故、躺在担架上的伤者的镜头放在了一起!这明显让人感觉到,可怜的伤者躺在那里,而冷酷的底特律大腕对此根本无动于衷。

  几年前,通用汽车颁布了一项规定,不允许管理人员在纪录片中露面,除非他们有权力对纪录片进行编辑。因此,通用没有一个人出现在纪录片中,它可是省了不少麻烦。我从来就不赞成这种政策,但是如果再遇到类似的陷阱,我肯定就要改变主意了。

  怎样和记者打交道

  即使你有过类似经历,也不能对媒体过于多疑,否则连接受采访都会感到害怕。而如果不与媒体交流,那比接受采访还要糟糕得多。

  我在和记者打交道时,总会尽量遵循几条简单的原则。我觉得这些原则可以帮助我得到媒体的公正对待,而且也能帮助记者得到报道素材。

  乐意接受采访

  也许我所做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乐意接受采访,而且不只是在自己高兴的时候。大部分的......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