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站在恐惧末端的赛跑
2008/2/5 来源:商学院 作者:石丹

    核心提示:股权重组,简单加分,

  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的那天下午,俞敏洪一个人走到哈得逊河边,面对滔滔的河水坐了两个多小时,“怎么也想不清楚我的后半辈子会怎样度过,想不清楚我将把新东方带向何方。我还能够左右我的生命,左右新东方的理想吗?”

  时间过去了一年,不知道俞敏洪是否对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或者,这本就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或者如何兑现他对投资人承诺的每年20%的增长率比回答这些问题更紧迫。

  并未令人失望的是,上市第一年,俞敏洪交的答卷还不错。自从2006年9月在纽交所上市以来,新东方的股价已较发行价的15美元翻了5倍,其市值超过20亿美元。华尔街分析师的报告认为,在股价走势方面,新东方大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以及教育服务行业的平均表现。他们对新东方股票的评价有90%都是“买入”和“持有”。

  股权重组

  即便是到了现在,俞敏洪对于“上市还是不上市”的话题依然不避讳。“我其实一直都不想让新东方上市。甚至挑在了一个华尔街大部分投资者休息的日子去路演、上市,也是有这个私心的。”俞敏洪说。

  与很多创始人一样,俞敏洪视新东方为自己的孩子。俞敏洪曾经为了摆平一些关系,皱皱巴巴地捏着几千块钱,生平第一次进高档酒店。紧张的俞敏洪不断给自己灌酒,最后喝酒喝到中毒,最后抢救了两个小时才被抢救回来。醒来后,俞敏洪在医院号啕大哭说“我不干了!”但到了清晨7点,他又像往常一样地背起书包就去新东方教室上课。

  在新东方上市后,俞敏洪曾被很多媒体记者问道:“新东方上市的那一刻,你感到激动吗?”他回忆说,“坦率地说,我觉得好玩,但没有激动。好玩是因为这是我新的经历。人生一辈子,经历一次上市挺好。不激动是从一开始我就不想让新东方上市,我不想让资本家追着我的屁股走。人家给你钱是预支了你以后十年甚至二十年的生命和时间,我不想我的后半辈子就这样度过。”

  因为上市,新东方每年的业绩要保证20%的增长。徐小平曾经在上市的途中偷偷问俞敏洪,“上市最大的坏处是什么?”俞敏洪闷闷地说,最大的坏处就是压力大了。

  “别人上市激动得要哭,我则是痛苦万分。新东方是我一手创办,但是如何承担这个结果,只能我一个人负责。”俞敏洪说。他认为民营企业并没有必要盲目上市,除非为了追求规模和扩张,如果单纯为了把企业做精致,那么上市并非最佳融资方式。

  尽管如此,俞敏洪不得不上市。2006年,新东方的竞争对手纷纷从软银赛福等风投机构获得数亿资金注入,以扩张企业版图。另一方面,以往兄弟搭档的合作方式,在企业迅速扩张期,也面临了种种情感上或利益上的纠纷。

  俞敏洪自己也非常清晰地认识到:“新东方不得不上市——新东方内部对于财富增值的需求,新东方外部面临的强大竞争压力,新东方自身走向国际化的必然趋势,使我们不得不让新东方走上上市的道路。”

  上市之前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股权重组。

  在上市准备之前两年,俞敏洪已经引入了3000万美元的老虎基金,这占据了新东方18.93%的股份。老虎基金的中国区负责人陈晓红是俞敏洪北大任教时的学生,据说当时老虎基金进入新东方时,曾主动表示,钱如何花由新东方自主决定,对新东方的业务不加干涉。然而,当初引进老虎基金和重新分割股权,被俞敏洪视做最为痛苦的阶段。他曾经表示,“在权力、利益与人性的较量面前,几次都差点儿崩溃。”

  引进私募基金成就了新东方上市的第一步,老虎基金是美国规模较大的投资基金公司,曾经拥有过美国航空......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