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精神能否龙生龙 凤生凤
2007/7/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严介和这几年的新闻故事真多。一开始他是全国知名度不高的地方商界精英,突然间就跃至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第2位。

  但是好景不长,2006年,也是胡润排行榜说严介和财富下降了三分之一。胡润版解释是,太平洋建设股权处在转让过程中,且企业发展速度减慢,过去一年承接的大量工程订单都处于开工前期。

  严介和的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头上比较响,也设置了各种公司治理结构表征的董事局、监事会,但大体还是一个家族企业或者类家族企业。这种企业内的重大决策还是靠亲情和友情关系产生的一种妥协力量达成的,而不是一种法律框架下的妥协。企业的兴衰也与家族中的核心人物的兴衰成线性正相关关系。因此,这种企业还是信奉血缘继承的关系,寄希望于遗传能够把个人的智力和魅力统统转移。第二代企业领导人可以在一代的高度上继续前进,企业的发展也可以再上一个层次。

  有关媒体报道,2007年7月1日,在太平洋股东大会暨董事局扩大会议上,严介和辞去了执掌10年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正式退休。据说在去年5月,严介和就曾公开要辞去集团总裁的职务。但当时太平洋深陷银行追债和媒体质疑的漩涡,使得严介和重新回归。他后来对外称,重回太平洋只是为了解决债务风暴。

  新的董事局主席公布前,外界盛传太平洋董事局主席将由其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严昊接任。虽然严介和否认儿子现在接班的可能性,同时声称从来没有把太平洋公司设计成一个家族企业,他还高调认为自己的三零用人原则(零血缘、零情缘、零地缘)是脱离家族企业的一种路径。

  但是,他还是自我矛盾地认为,儿子将在今年完成工商管理专业的学习后,从太平洋最基层的文员工作干起。“我已经和儿子私下交流过,他要想接我的班或者做商业领袖,起码需要20年的时间。”

  这种安排或者预期果然还是逃不出家族企业的框架。尽管国内有一些专门的培训机构致力于培养企业家的后代,希望能够通过一种速成的办法提高这些人的管理素质,同时采取严介和所说的那种办法,让后代在一手创立起来的企业从基层员工做起,在合适的一天把权力棒完全交接给他。

  这一幕幕,我们在韩国电视剧中常常见到。我们不能排除第一代企业家的后代有众多的优秀者,但是,我们无法相信每一个企业家都可以找出有企业管理和开拓能力的后代来。

  因此,接班的做法值得讨论。

  笔者认为,智力上,严的后代可以超过严本人,但在经历上却无法复制,而这正是形成企业家精神最重要的要素。严1960年出生于江苏淮安,是家里9个兄妹中最小的一个,6岁时因“文化大革命”随父母来到农村,一直到20岁重回城市。其间受了各种苦,因此身体非常健壮。最终,1977年恢复高考时,严介和考上当地的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当地一所中学教文史。

  说得远一些,克虏伯(Krupp)家族在德国的知名度非常高。年事稍高的一些人总是用“你要像克虏伯一样的强壮”来教育自己后代。对这个家族企业贡献比较大的两个人。一是艾尔弗雷德。克虏伯,二是艾尔弗希德。克虏伯。前者的职业生涯恰遇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统治时期。在德意志统一运动中,普鲁士发动了多场与邻国的战争。艾尔弗雷德身在其中,个人的管理素质和企业家精神也与日渐强大,其家族企业也终成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军工企业。艾尔弗希德的道路更是坎坷。他有很得意的时光,也有坐牢的岁月。他堪称“工作狂”,嗜好就是喝威士忌和抽骆驼牌香烟。

  艾尔弗希德即将过世的时候,他看到了家族企业中企业家精神无法继续的现实,把自己所有财产转到克虏伯......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