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新东方告别个人英雄主义
2006/10/30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吴悦 张翼

    核心提示:访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他们不需要来找我“打架”了,我喜欢新东方的人为了利益来“叫板”,“新东方必须彻底告别‘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八卦老板,最理想的快乐是什么样的?,最想拥有哪种才能?,最害怕的是什么?,现在的心境?,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觉得最痛恨?,如果能选择的话,你希望什么能重现?,你觉得最奢侈的是什么?,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何时是你

  混乱、失范、颠覆、重构……13年来,新东方在造梦与传奇中,以特有的粗放磨砺“草根式成长”。终至被“逼”海外,欲求以最严厉的资本管制自我救赎,充盈现金、达到新生。

  直面诸多针对“民营教育企业海外上市第一股”的猜疑,回归原点的俞敏洪能否立足当下、慎思未来?

  访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

  俞敏洪,男,汉族,1962年生,江苏江阴人。北京大学西语系毕业,1993年创办北京新东方学校,2003年成立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现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中央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全国青联常委、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开创了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新模式,俞敏洪身价暴涨成为中国最富有的教师。报告显示,新东方2007财年第一季(2006年6月1日到8月31日)净营收为4.293亿元,同比增长31.4%;净利润为1.651亿元,同比增长100.8%。目前,新东方占有全国60%以上的出国英语培训市场。

  他们不需要来找我“打架”了

  主持人:又一关涉“中国概念”的资本神话瞬间诞生,新东方上市后,媒体翻炒你的10多亿元身价,而你的本能反应却是“新东方居然没散伙”。上市前的2000到2004年,新东方一度陷入剧烈的利益纠纷之中,充满了激荡甚至残酷的“内斗”与“内耗”,你也一直在苦苦地寻找利益和人情的平衡,痛苦而矛盾。利益分配上的“内循环”之难困扰了新东方许多年,海外上市是化解“新东方宿命”的唯一途径吗?

  俞敏洪:为什么要上市?坦率地说早先确实有些糊涂。这些年以来,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考验,新东方的高管们都认为,内循环问题必须借助外力解决,上市肯定是最好的外力。因为纵使频繁空降高级人才,也都会不可避免地进入到“内循环”中间。

  2003~2004年,新东方的核心业务以年递增50%的速度飞速发展,而过去的速度比这还要快,所以,新东方的确存在管理跟不上业务发展的问题。新东方的问题和矛盾,总是周而复始,不断地滋生不断地解决,但是没有任何长足进步。利益分配上的“内循环”问题,阻碍了新东方的进一步发展,或者说阻碍了新东方经营自我的心态改善和改良。

  新东方在完全不懂股份制和资本的时候,就进行了股份制改造。举例来说,有一天一个股东想离开新东方,希望卖掉股票,但问题是没有人买。他们希望我买,可当初这些股票是我无偿馈赠的,我怎么可能以那么多的价格再买回来?况且我也没有那么多钱。还有估价的统一问题,都会产生巨大的内部矛盾。即使内部有明确的条文规矩,但由于是“内循环”,很容易产生感情纠纷。在新东方,骨干们很容易越过规矩谈感情。而上市之后,外部的规矩比内部的规矩更强大、更有力。他们就再也不可能那样做了。

  海外上市,给了新东方股权转让的出路和更完善的游戏规则。尽管未来我们要面对外来投资者的压力,但如果通过上市换来的是,从此可以把精力放在经营上,而不是内耗和感情纠纷上,那么上市就是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以前我在利益和人情中间搞平衡,搞得筋疲力尽、狼狈不堪。现在他们不需要来找我“打架”了。新东方走了一个大循环,回到了一个好起点。我其实是很抵制上市的。我不想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现在的压力大到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有时我幻想把新东方做小,做成我自己的,这样“内循环”的难题也就没有了,外部压力没有了,多好。可惜新东方不可能走回头路,就这样走一步、学一步、看一步,推着向前走。......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