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超女好榜样
2006/9/29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程苓峰

  “我想唱歌却不敢唱,小声哼哼还要东张西望…”,是我小学时四川地区非常流行的一首校园歌曲。其大意是:学业繁重,长辈严厉,连小声唱歌都不敢。这是那个年代学生的呻吟。

  不过10多年后,“想唱就唱、唱得响亮”的丫头们竟成为时代偶像:学业可以抛弃,敢唱歌、大声唱就能赢来灿烂前途或者至少别人的尊重。当年只知压迫孩子苦学的长辈,现在都成了拉拉队,甚至动用毕生的积蓄去奔走、拉票。

  这是年代转换间,国人精神的变化、生活态度的变化、以及相应文化能量的释放。达到这些“形而上”的目的,“形而下”的商业上的成功旋即汹涌而至。也许从这个角度,才能真正解释为什么一款舶来的选秀节目在短短两三年竟如此成功:超级女声成为Google百度查询最频繁的名词,李宇春甚至代表国人登上《时代》封面。

  看看如下这些片断,超女“魔法”可见一斑:70岁奶奶参加海选唱革命老歌,下台时冲评委来一句:重在参与、不要奖励!身旁的老伴笑眯眯:她想唱,我就高兴陪她来。40岁母亲借镜头对5岁女儿喊话:你长大也要参加超女;有梦就要追,妈给你做榜样!双目失明的弱智少女像念字一样的歌唱,然后痴痴望着评委发问:我能通过吗?身后的工人父亲难掩羞与痛……有没有嗅到宗教的味道?

  与此神似的,还有比如网络游戏。

  我上中学时,县上引进了电子游戏。习惯了被操纵而从未尝过操纵快感的学生们拿出所有零花钱、整天拥挤在游戏厅里疯狂玩乐。不过这些单机版游戏只能简单重复,我们不久就失去兴趣,重返课堂。

  10多年以后,韩国人搞出网络游戏。不需跑到大街上去,坐在家里就能和全世界随意组合,多样性和趣味性大增。也不再仅是打斗,诸如背叛、爱恋、偷窃、贪婪,七情六欲无所不包。早年肥头大耳的游戏厅老板是县里最富的个体户,而今天的网游大亨陈天桥和丁磊相继成为中国的首富。

  如果说超级女声改变了邻家女孩的奋斗方式,迎合了自由追逐的时代精神,解放了一代人的心灵;那网络游戏就是为在现实生活中被压制的情欲在虚拟世界里一一满足。去年就听陈天桥亲口说:在游戏世界里我好像一个国王,眼皮底下流动的全都是人性。

  从这个角度,今天的iPod和Google就理应比昨天的沃尔玛戴尔更成功。沃尔玛带来低价,戴尔推出随需定制,但都局限在物质层面,仅仅是效率更高。而iPod通过“把1000首歌放进你的口袋”而让欢愉心情无处不在,Google通过精准搜索把“看到什么再考虑需要什么”的老习惯变成“需要什么就去找什么”的新思维。

  释放文化势能而爆发的商业力量要远大于效率层面的改良,这条定律在今天的中国尤其有效。物质产品供大于求,人们自然开始精神的进阶;很多旧意识的跃迁都处于临界状态,一样合适的产品、一个新奇的想法随时可能把积蓄已久的文化势能引爆。

  当然,抓住精神需求这根“精髓”并不能保证成功,让带有游戏味道的一款节目贴近真实、商业规则因之体现其中,则是不可缺少的“血肉”。不妨再看一些事实:

  作为评委,太合麦田的老板宋柯如此总结决赛的本质:越到后来,就越是个性的较量。尚雯捷一直人气不佳,但被贴上“中产阶级口味”标签后人气陡升,票数高居第二。曲高和寡的郝菲尔、朱雅琼、唐笑先后淘汰,被指为“在大众和自我之间只能二选一”。功力深厚的谭维维被评点:全能也是缺点,想从十八般武艺都精通的武林高手变成自创门派的一代宗师,就必须有取舍,要专注…

  比赛中,专业评委、电视观众、以及由落选超女和媒体组成的评审团,都各有生杀予夺的权利。所以超女要同时有几种能力以取悦......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