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把握幽默的分寸
2006/2/13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帕斯卡•拉米

  有一天,当我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时,我快速跑进一位同事办公室,从他桌上抓起一些文件,钉在其座椅旁边的一株植物的叶子上,然后在其《内部交易》(Inside Trade)文件的副本上写下“我爱帕斯卡?拉米(Pascal Lamy)”的字样。接着我开始在其电脑上杜撰一封足具羞辱性的电子邮件。但当光标移动至 “发送”按钮时,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我在考虑我的行为是否完全合适。

  我说 “不同寻常”的原因是,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做着这种与《金融时报》风格明显不符的举动。但最近与一位老友的会面令我深感忧虑。在谈及我上学时一次灾难性但我认为非常有趣的玩笑时,他说:“上帝啊,你那时可真愚蠢。”我一直认为我自己非常有趣,他的此番言论让我吃惊不小,这让我反思自己对办公室玩笑的偏好是否同样愚蠢。

  为了寻找这方面的建议,我仔细阅读了各种报章,但没有找到多少足以令我宽慰的文章,只有一些以示警告的故事:一个故事讲,美国一位保安在被其同事“绑架”后,突发心脏病去逝;另外一个故事称,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在新西兰举行的一个同事聚会上,一个玩笑造成了致命的后果:某人在如厕时,其身穿的草裙被人点燃。

  与此同时,专门谈及办公室恶作剧的建议很少,且都持反对态度。美国一份报纸的一位评论员写道,那些坚持在办公室中制造恶作剧的人“没有教养,有故意搞笑的心态”。另外一位评论员写道,多数办公室恶作剧“都带有攻击性,可能会对工作环境构成负面影响”。

  但当我进一步搜索相关文章时,一个让我有所安慰的证据出现了: 1999年发表于《美国管理学院日报》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Management)的某项研究总结道:“幽默能够提高个人和团队业绩”,不过调查警告称“幽默的效果取决于谁来用它,有魄力的领导人可利用它产生积极的效果,但自由放任的老板如果想要尝试搞笑,却(可能造成)损害。”

  学术界的话语总是不那么直白。它们的意思是:办公室幽默是滑稽的事情。就像一位同事将其他同事的订书机放在胶水里,一些人会气得歇斯底里,另外一些人却认为它像《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那样有趣一样,我们不可能将办公室幽默一概而论。简而言之,成功制造一次办公室恶作剧比把人类送上太空还难。

  当然,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不要犯傻。但我认为,犯傻也是让办公生活变得可以忍受的方法之一。我甚至可以说,做不做恶作剧的问题引发了公司生活最深层次的难题,而这一难题从我们工作的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在遵章守纪的压力下,我们敢保持多少个性呢?

  几番思量之后,我得出结论:制造恶作剧是有好处的。但在你按下某位同事电话上的按钮(这样,挂断电话后,电话还会继续响个不停),或者给老板一张留言条,请他打电话给里昂先生(Lyon,与狮子lion同音:译者注)并附上本地动物园的电话之前,提醒自己一些关于办公室幽默的基本原则还是有必要的。

  (1) 人们很少像他们自己认为的那样滑稽。

  (2) 玩笑是主观和伤人的,没有人人都喜欢的笑话,几乎每个笑话都会有一个受害者。在你制造任何恶作剧之前,你应该问问自己:我的受害者能否承受得住?

  (3) 玩笑完全在于时机的选择。玩笑对象不是太忙的时候,可能认为这个玩笑有趣;当他或她正在赶工时,玩笑可能就变得没那么有趣了。如果你开玩笑的次数多过上厕所,那么你就有问题了:你是个制造麻烦者。

  (4) 制造一个影响整个公司或一个大部门的恶作剧不是件好事。每个人的幽默感不同,总有一部分人认为你愚蠢。注意!

  (5) 记住玩笑对象的国籍。我听说,日本人喜欢开一些看得见的玩笑(比如假发等),然而很明显的是,很少有德国人认为工作时搞些轻松节目是合适的。

  (6) 记住你......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