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我仍然是一个女人
2005/6/28 来源:文汇报 作者:庄怀青

执教美国,同胞支持

“一个中国人执教一支美国国家队,这在美国当地的华人看起来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郎平说,今年5月她第一次带队,在美国国内一所小城市的中学打比赛,结果没想到当地华人一传十、十传百,都开车涌到这所学校,所有华人都在为她感到自豪,为她加油鼓劲。有个老华侨见到郎平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觉得太光荣了,我们都为你而感到骄傲。”这次在宁波,我注意到郎平在说起这件事时仍然难掩心中兴奋之情,而这正是郎平的动力所在。

其实早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美国排协就曾向郎平发出邀请,希望她能够出任美国女排的主教练。当时身在意大利俱乐部执教的郎平,在接到美国方面的这个信息之后,没有多做考虑就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因为,郎平想到当时的中国女排还处于一个爬升期,还在向世界冠军的目标发起冲击,如果一旦执掌美国队教鞭,那么对中国队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身为中国人的郎平不想看到她带领美国队,去打败中国队,这一点至少在个人情感和心理上是无法接受的。

那么后来为什么毅然出山呢?郎平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

首先,如今的中国女排已经成长为一支世界公认的强队,最重要的是中国队已经两夺世界冠军,实现了郎平当年的愿望。中国女排各方面已经成熟,即使她担任美国队主教练也很难对中国队构成威胁。

其次,作为母亲,她必须要尽到照顾女儿的责任。在当年执教中国女排以及后来出任意大利俱乐部主帅的这10年里,她与女儿聚少离多,“女儿都快不认识我了。”女儿白浪今年刚满13岁,正是心理和身体成长的关键时期,做母亲的必须多照顾她关心她,多陪伴她,以保证母女两人有时间进行情感上的交流。

第三,美国排协给了郎平一个十分宽松的执教环境,既没有具体的成绩目标,也不加以任何干预,这使得郎平感到在这样一个氛围里,可以有更广阔地施展自我能力的天地,亦是实现她执教能力的又一次证明。因此,在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之后,郎平选择了今天的美国队。

当然,郎平告诉我,最为重要的是当中国国内同胞事先得知她即将出任美国女排主教练时,绝大多数表示支持与理解,希望她抛开顾虑,迎接新的挑战。“要说当时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假如这次国内反对声激烈,我还不一定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郎平很感谢国内同胞有如此开放的心态:“国家强盛,国人的心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若是在10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关心我的人们。”

接手队伍,困难接踵

雅典奥运会后,美国女排发生重大调整,参加奥运会的绝大部分主力队员先后离队,留给郎平的这支队伍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支业余性质的队伍。

由于美国国内没有排球职业联赛,国家队球员来自各大学的在校生和少数大学毕业后在欧洲或日本参加职业联赛的球员。按照美国“大学生运动员生活和运动组织”(NCWA)的规定,在每年1至5月,每个学生运动员只能参加一个月的训练,每天训练时间不得超过两个小时,一旦违反规定,学生就可能被取消奖学金。

郎平说:“如果我的女儿本来有全额奖学金,因为要参加国家队训练而不得不放弃,我也很难支持她。”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郎平要将目前这样一支起点低、水平差的队伍的实力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能够与高水平的队伍过招,短时期内是不可能的。

上周,美国队打完泛美杯赛回国后短短一天里,就有5名队员因为要完成考试而不得不离队。郎平说,这次到宁波参赛的队伍还是她临时拉来的,但就是这样这次大奖赛打完后,仍有4名队员因个人理由将要离开。

这就是郎平目前所面临的困难。在宁波北仑的训练馆里,我们所看到的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美国队水平参差不齐,有的甚至不会发球、不会传球。郎平说:“我现在要回忆我当初学排球时教练是怎样教我的,没办法,美国没有严格的排球教练员资格制度。换言之,教练也是业余的。有很多人,自己买本关于排球技术的书看一看,就可以当教练了。”......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