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就是美的 并购期是掩上的“潘多拉魔盒“
2005/3/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超

2004年,回暖的股市似乎预示着全球经济的好转。到去年11月,全球并购交易总额已经达到1.7万亿美元,而2003年全年的并购额不过1.3万亿美元。一度沉寂的大宗并购,又有了复苏的迹象。宝洁以570亿美元收购吉列公司,成就更巨型的日化寡头;SBC回购母体AT&T,因此付出的代价是160亿美元;甲骨文与仁科总额106亿美元的并购交易,为双方长达18个月的纠纷划上句号……

2005年新年伊始,在宝洁刚刚从美国反垄断机构手中拿到过路的“通行证”、华尔街的分析师们继续表达他们对这宗“超级并购”的乐观态度之际,卡莉的“下课”,让已经成为历史的190亿美元的惠普和康柏的世纪收购案,再一次被人们从档案室中抄出,用以“察古鉴今”之用。

六年一梦,卡莉走了。尽管个中缘由众说纷纭,但一个事实是:她的离开,与惠普和康柏的那场世纪并购没能实现预期的目标,存在着一定的因果逻辑。同样是并购,2005年的宝洁收购吉列却普遍被看好,至少目前来自华尔街的正面评价多于负面批判。

宏大风险

激情过后,冷静和理智渐渐浮出水面。纵观上述这些国际大宗并购案,其主要动机大致可归纳为两个方面:一、强强合并,形成行业垄断势力;二、通过收购,实现行业格局重新洗牌的目的。动机是战略目标,并购是战术。战术中任何一环节的失误都可能为战略的最终落空埋下隐患。

不论是宝洁还是惠普,收购的动机相差无几。然而就收购对象而言,宝洁显然是一个更聪明的买家。“打造PC帝国”的信念驱使卡莉选择了康柏,资料表明:她当时看重的是康柏的PC市场份额以及其提供整体IT服务方案的能力。然而当时市场环境已经表明PC业再也不是一个上升发展的行业,被收购的康柏体现不出该有的价值。同样作为被收购者,由于美容和个人护理产品市场还在以每年双位数的速度扩张着,而男士美容护肤市场仍是一个善待开发的新市场。因此吉列所拥有的男士美容护肤产品线,无疑成了“黄金嫁妆”。

在选择合适的收购对象后,“埋单”过程成为并购程序的第二个高风险点。大宗并购涉及巨额资金流动,尽管多数大宗并购多采取现金、股票、债券和期权多组合的支付方式,仍难逃“信用危机”的一劫。在宝洁并购吉列被正式敲定后,华尔街对宝洁信用评估的标准普尔指数呈现降幅。大宗并购行为往往伴随着大宗债务的转移,一旦收购方对此消化不良,极可能的结果将是:收购方也随之陷入经营危机。这也正是,为何通用宁可支付19.9亿美金,也不想接手菲亚特这家意大利的工业巨头,因为其背后债台高筑。真正成功的并购背后除了需要一个优秀的CEO,还少不了一位精明的CFO.

四大难题

如果说并购期是掩上......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