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R:理性VS非理性
2002/7/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陆培炜

    核心提示:理性的BPR在在以儒家思想为管理氛围这样一个非理性化的并且偏重于渐变而不是突变的人文环境中应用,势必要产生意识和观念上的冲突。如何避免冲突,关键是建立新地流程观念。

    西方特定人文环境中产生的BPR管理理念,在以儒家思想为管理氛围的中国企业中可以做到相得益彰的效果,关键在于如何在非理性化的中国企业文化中建立新的流程观念。
  目前在国内,许多企业都在探讨通过业务流程重组(BPR,BusinessProcess Reengineering)这一管理变革手段来根本性地改变企业运营效率低下、生产成本和管理成本高、市场反应速度慢等问题。
  起源于1980年代末西方管理学术界的BPR管理思维在随后的企业应用中获得过极大成功。BPR试图改变企业在需求经济条件下所形成的以生产和管理流程细化、具体化、标准化和组织机构“科层式”的“科学管理”(ScientificManagement)模式,建立流程式的企业运作和管理体系。在国内企业使用BPR进行管理变革时,讨论得较多的是BPR的理念、益处和具体的实施方法。然而,从许多已完成BPR项目的企业中可以发现,流程式的管理在企业完成BPR项目后还不能够顺利地展开,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点是非常值得注意的,那就是企业过去在“科层制”时代所形成的部门概念仍然存在于企业员工的意识中。
  那么如何才能突破这个观念的束缚呢?我们先从BPR理论在西方企业和中国企业实施过程中不同人文背景的角度来探讨解决问题的方向。
  的确,BPR诞生之初在西方企业界曾获得过很大的成功,一些经典的案例成为当时管理界进行BPR管理培训的教案。但是,此后的时间里,由于BPR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甚至破产的例子接踵而至,BPR的失败率攀升至70%以上。由此,BPR成为非常受争议的管理概念。
  对于BPR失败的原因,众说纷纭。
  其中牛津大学管理学院信息管理研究中心前主任泰勒教授和英国曼彻斯特理工大学的威勒教授的看法较具代表性。他们认为,BPR的核心理念———“根本性”和“彻底性”———实际上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上,即对企业流程的重组可以犹如拆装机器一般。
  从这点可以看出BPR所体现的管理思维是非常理性化的(Rationality)。这里暂且不说这种思维是否是BPR在西方企业界失败的主要原因,然而我觉得这种观点本身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理性化的思维模式是西方文化的一大特点。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中产生的管理思维应有其相应的文化特征。由于BPR所变革的不仅仅是企业的业务流程,也包括管理流程。所有的变革涉及到企业的方方面面,包括人的观念、企业文化和价值观。这三者组成了BPR实施的人文环境。西方BPR理论蕴涵的理性化思维是与其实施的人文环境一致的,那么对于中国企业的人文环境,BPR的理性思维是否会“水土不服”呢?
  西方的人文环境倡导对周围事务的主动控制(Dominance),而中国的文化提倡儒家思想的和谐共处;西方的思维侧重于理性化的推理,而凭感性认识来做推断却是中国企业管理文化的一大特点。
  显然,理性的BPR在这样一个非理性化的并且偏重于渐变而不是突变的人文环境中应用,势必要产生意识和观念上的冲突。许多企业和管理......点击查阅全文......↓